江苏快3

云南通海:光陰之城 繁華的時間之旅

2015-03-22 10:45:55

來源:最美中國符號網    作者:杜筱瑩 許駿

字號:

 /杜筱瑩 許駿 

城市打磨著歷史、時代、時間、自然、大地所賦予它的一切,無論是好的、壞的、純凈的、混雜的都統統接受,慢慢的,將一切打磨得光滑、圓潤、柔和、統一,在時空中散發出獨有的光芒,這就是一座城市的符號。

 66.jpg

獨特,神秘,多元的民族文化、壯麗的自然景觀、宜人的氣候條件,大自然賦予了云南永恒的魅力。云南之美不在一朝一夕,而在山水之間,最終烙印進人們的心尖。

提及云南,麗江——艷遇之城、大理——慢時光之城、香格里拉——三江并流之城、西雙版納——世界暖都之城……每一座城市都個性鮮明,熠熠流光,它們總會代表著云南。誠然,它們一直都是他鄉人識別云南、了解云南的地標性符號,然而,云南這片神奇的熱土需要更多樣化、立體化的表達。

 

通海 光陰之城

通海,自古便是一個重要關隘通道, 它如同一個冷靜而充滿熱忱的記錄者與見證者,佇立千年,守望著、見證著這片土地上風起云涌的滄海變遷。或者我更愿意用“她”而不是“它”來表述通海,因著她實在是一個有溫度、有精神、有氣度的所在。

通海縣城臨水依山,秀山緊靠其南,俯臨城鎮,點綴成一幅秀麗的山水圖卷:前有杞麓湖波光澄碧,中有城鎮屋舍儼然,后有秀山群峰列翠,頗具江南景色。清代著名詩人、書法家錢南園在其《雨宿通海》中云:“孤城臨水背依山,記在江南煙雨間”,道出了此山水城郭的特點。通海的山水畫卷,點綴出這讓人如癡如醉的光陰之城。

還有比這更緩慢的小城嗎?在這里,牛車隨處可見,牛的溫順和趕車人無意揮鞭的懶散相得益彰。春天的田野里,生機勃勃,地上生長的蓬勃和地下種子竄出地表的吶喊,仿佛要舉行一場盛大的田園盛會。寂靜的田野里,望去,平疇,田壩,一只飛鳥瞬間就能將寂靜打破。時光就此停滯。喧囂的世界都在外面,與通海無關。

早年間在杞麓湖邊看到一名婦人在用錘棒敲打著衣服,鏡面般的湖面,婦人像是以手為刀,劃開了鏡面的一角。

婦人掄起錘棒來,敲打幾下,瞬間打破靜默。然后在水里浣洗一番,接著抖開衣物,迎著陽光看看,繼而再用力捶打,如此反復。那種精心和粗糙的棒槌形成鮮明的對比。這樣的物件和捶打衣物的動作,在我記憶里已經離開太久。在大城市里,我無心這樣的慢,因為還有太多的應酬和瑣事纏身,我耳里除了電視機的聲音就是喧囂擾攘的市井聲。而通海的物事,細數起來,都為慢而生。

 44.jpg

到通海,可以忙乎的事太少,心就慢慢地沉了下來,沒事,就坐在一塊石頭上,看著遠方的山,我的目光也漸漸呆木、漸行漸高,最后深入到這種慢的節奏當中。坐在石頭上感覺時光那么漫長,是啊,時光如此充裕,需要靜靜沉下心來才能撫慰一段又一段的記憶空白。流云在那刻靜止了,目光之下則是一棵寂寞的樹,枝繁葉茂的站在山峰不遠處。

通海周邊的山,靜默如鐵,似乎是在不經意間麻扎扎就從地下冒了出來,帶著雷霆萬鈞的氣勢和力度。也許在地心里受到了太多阻力,山頂被削得奇形怪狀。造物主的剪裁透著細膩和別樣的心思。它們絕不同于云嶺高原別處的山,這里的山雖然連綿起伏,卻帶著小家碧玉般的文靜和婀娜。雄渾的山似乎在水的浸泡下變得柔若無骨了,那么溫情的山,在你面對它的時候,不忍用太陽剛的詞去形容它,它是母性的山,從內到外都有這樣的氣質和神韻。在被水浸泡的柔軟時光里,通海呈現出了她嫵媚的一面。

杞麓湖的水光在陽光下呈現出別樣的沉靜和色彩,有多少文人墨客曾在這片水上寫過文字,他們或用心或受命而作,總之讓這個湖泊有了異域般的魅力。杞麓湖的水應該像一個帶著蠱惑的女子一樣,是能牽住你的腳步的。貪戀山,迷于水,這是我等凡夫俗子自然免不了俗。所以即便口里拒絕著,說俗事纏身,但心里卻想著,只等再有機會,仍要來赴通海的盛情邀約。

2008年初,北京奧組委鮮花配送官員專程來到云南通海,他們一眼就相中了一枝花朵碩大、顏色鮮紅的玫瑰,打聽之下,這花居然叫“中國紅”。而后“中國紅”成為北京奧運會的指定用花,綻放于盛會。怒放的“中國紅”給通海帶來了巨大的榮譽,這也無形中提升了城市的文化實力。大自然給予通海獨特的氣候條件,讓一朵朵“中國紅”綻放于這座光陰之城。

 

通江達海繁華的時間簡史

 “通海”一名,最早見于史籍,當屬唐樊綽撰的《蠻書》及歐陽修、宋祁等編撰的《新唐書》。《蠻書》中記述:“從步頭船行,沿江三十五日出南蠻,夷人不解舟船,多取通海城路,賈勇步入真登州,林西原,取峰州路,行量水川西南至龍河,又南與青木香山路直南至昆侖國矣(今緬甸地那西林)。”

樊綽成蠻書在唐懿宗咸通(公元860-874年)初,書中所記多處見通海之名,可見唐時通海地位之高。另從全書所列的云南城鎮看,只有雄鎮東西又掌握諸蠻用鹽的安寧和鎖鑰南北、唐朝前即是滇南首府的通海稱鎮,且通海設置比安寧更高一籌,既為鎮又設都督,是唐南詔的二都督之一。

然而,通海的悠久歷史并非自唐始,早在新石器時代,通海人的祖先已在杞麓湖畔繁衍生息;春秋戰國時期,通海為古滇百濮國之一田勾町國故地;漢時期,漢與田勾町密切往來,田勾町土著之民逐步吸收漢文化大力發展農耕,通海漁耕經濟繁榮,成為通海為田勾町國首府及田勾町國后各朝代滇南重鎮的原因;也正是在兩漢及魏晉南北朝這一漫長時期中,通海有了充分積淀,

江苏快3 苹果手机下载的淘小说不能赚钱 我要下载赢钱捕鱼游戏 个人做的游戏怎么赚钱 三公扑克牌 u米娱乐 龙王捕鱼联网街机 双色球开奖在哪个频道 代理股票配资公司 pk10大亨计划破解版 澳洲幸运5官网是正规彩票么